<track id="rr17r"><strike id="rr17r"><strike id="rr17r"></strike></strike></track>
    <pre id="rr17r"></pre>
    <p id="rr17r"></p>
    <track id="rr17r"></track>

      <pre id="rr17r"></pre><track id="rr17r"></track>
      <noframes id="rr17r">

        <track id="rr17r"></track>
          <track id="rr17r"><strike id="rr17r"><ol id="rr17r"></ol></strike></track>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中國文化 > 中華文化 > 正文
          莫言作品遭遇年底結單退貨 影視取文學而代之
          時間:2015-01-15 11:00:18    來源:文匯報    網站首頁    

           1988年初,由莫言原著改編的電影《紅高粱》摘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導演張藝謀把功勞記在了原著上,他對朋友和媒體說:“中國文學馱著中國電影走出了國門。”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2014年底,某出版社在與各家書店結單時,發現其出版的莫言多部小說遭到退貨,退貨量高達950萬元碼洋,占總印數的百分之十。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在昨天舉行的第三次文藝評論雙月座談會上,這一舊一新兩則消息被與會的文學界人士相繼提起,映照出文學在當下的境遇,似乎坐實了一個判斷:文學正面臨危機。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文學的地位去哪了?面對如此眾聲喧嘩的世界,文學如何重新證明自己的價值?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莫言作品被退貨背后,影視正取文學而代之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盡管頂著諾貝爾文學獎的光環,莫言作品仍然遭到書店退貨,這成為文學書籍市場滯銷最新的、令人多少有點吃驚的案例。有出版界人士給記者算了一筆賬:950萬元碼洋被退貨,按照每本書定價40元來算,意味著在過去一年里,有23萬冊由某出版社出版的莫言作品到了書店卻沒有賣出去。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文學正在失去曾有的引領地位,表現之一,就是文學和影視的關系發生了轉化。上海文藝出版社總編輯郟宗培對此深有感觸:“以前影視劇借助文學而改編,現在影視劇的改編,還有多少依賴小說?徐克的電影《智取威虎山》和鄭曉龍的電視劇《紅高粱》,都和小說原著相差十萬八千里。就拿我自己來說,也在從電視劇里尋找可以改編成長篇小說的題材和作品。”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沒有哪個文藝樣式比長篇小說更依賴思想,如今影視取文學而代之,意味著思考讓位于能夠帶來快感的視覺享受,長此以往,將影響整個時代的審美情趣和精神追求。這讓不少文學界人士感到憂心忡忡。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碎片化既是當下閱讀現狀,也是作家生存現狀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從某種程度上說,是大眾閱讀的碎片化、通俗化、年輕化,共同造成了文學的被邊緣化。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在郟宗培看來,莫言作品被退貨,直接反映出在文化日益多元化的今天,一部文學作品要成為大眾公認的高峰,已經不大可能。“我們出版社曾經做過一些超級暢銷的文學書籍,比如余華的《兄弟》,但那是在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前。如今,不同年齡、不同地域、不同教育背景的人,審美習慣和趣味都不盡相同。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于優秀作品的認定。”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與此同時,作家們難以應對當下現實發出的前所未有的挑戰,也削弱了文學的力量。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中國作協副主席、文學評論家李敬澤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今天的作家和所有人一樣,生活在一個個被網絡切割出來的很小的片段上,同時對這網絡中的絕大部分一無所知。“可以想象,這個時代的作家,要掌握如此復雜的人類經驗,講述如此復雜的故事,在認識上的難度有多大。更不用說由這樣經驗的割裂造成的很多情感和價值觀上的互不兼容,以及對一件事完全不同的看法。”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文學的聲音,依賴于那些只有文學才能發現的真理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可以說,生活和經驗正在遠遠溢出過去既有的文學經驗和文學傳統的譜系和視野。但有一點毋庸置疑:在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種文化格局之下,文學都必須發出自己的聲音。“與其說我們要求這個世界為文學留出位置,倒不如說文學需要證明自己的聲音是有價值的,這聲音在所有其他的聲音之外,依然值得傾聽,能夠告訴我們只有文學才能發現的真理,只有文學才能開辟的人類精神生活的區域。”李敬澤這樣表示。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李敬澤的觀點是,要想證明自己的聲音有價值,文學必須找到自己的途徑去認識和表現今天的時代和生活,表達出自己對世界的獨特所見。“馬克思對于巴爾扎克、狄更斯等19世紀的小說家這樣評價:關于當時的社會狀況,他們提供了比政治家、道德家和新聞記者還要多的東西。這個評價至今沒有失效。今天的小說家仍然要思考,什么是那個‘還要多的東西’?那個‘還要多的東西’在哪?”邵嶺 黃啟哲VkA中國出版傳媒網_中國國家文化產業綜合性門戶網站

          分享到: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企業服務
          推廣信息
          點擊排行
          日本婷婷
            <track id="rr17r"><strike id="rr17r"><strike id="rr17r"></strike></strike></track>
            <pre id="rr17r"></pre>
            <p id="rr17r"></p>
            <track id="rr17r"></track>

              <pre id="rr17r"></pre><track id="rr17r"></track>
              <noframes id="rr17r">

                <track id="rr17r"></track>
                  <track id="rr17r"><strike id="rr17r"><ol id="rr17r"></ol></strike></track>